嵇绍
嵇绍(253年-304年),字延祖。谯国铚(今安徽淮北临涣)人 。曹魏中散大夫嵇康之子 ,西晋时期文学家。 嵇绍十岁时,嵇康被掌权的司马氏集团杀害,嵇绍也被迫退居乡里,不得出仕。后在山涛劝解下被举荐为秘书丞,历任汝阴太守、豫章内史、徐州刺史,后因长子去世离职。 元康(291年-299年)初年,任给事黄门侍郎,不与外戚贾谧等人结交,等到贾谧被杀后,嵇绍因不屈权贵,被封为弋阳子,迁任散骑常侍,领国子博士。 建始元年(301年),赵王司马伦篡位,嵇绍接受他的任命,担任侍中,晋惠帝司马衷反正后,仍以嵇绍为侍中。后因公事免职,齐王司马冏任其为左司马,司马冏被杀后返乡。 不久,被征为御史中丞,又复任侍中。长沙王司马乂拜嵇绍为使持节、平西将军,以安定军心。司马乂被害后,复任侍中,与百官被成都王司马颖废为庶人。不久,朝廷讨伐司马颖,恢复嵇绍的官爵。嵇绍奔赴荡阴,正值王师大败,百官奔走,嵇绍拼死保卫惠帝,最终遇害。

贤似郤缺

嵇绍的父亲嵇康,因得罪掌权的司马氏集团,而在嵇绍十岁时遇害,嵇绍奉养母亲孝顺慎重。因为父亲获罪,静居在家中。山涛掌管选举事时,奏请晋武帝说:"《康诰》上说'父子罪不相及。'嵇绍的贤能可以和郤缺相比,应当加以任命,请让他任秘书郎。"晋武帝对山涛说:"像您所说的,他能胜任秘书丞,何况秘书郎。"于是下诏征召嵇绍入朝为秘书丞。


多次升迁后为汝阴太守,尚书左仆射裴頠很器重他,常说:"如果让嵇延祖任吏部尚书,可使天下的人才不会再有遗漏。"沛国人戴晞年轻有才气,同嵇绍之侄嵇含交好,当时人们相信他将来必有大用,嵇绍却认为他一定不会成大器。戴晞后来任司州主簿,因为行为不端被驱逐,乡里都说嵇绍有知人之明。


后转任豫章内史,因母亲去世,未到任。丧服期满后,拜徐州刺史。当时石崇监徐州诸军事,性格尽管骄横暴戾,但嵇绍以道义劝说,石崇对他甚为亲近敬重。后来嵇绍因为长子去世而离职。


不畏权贵

元康初年,任给事黄门侍郎。当时侍中贾谧凭借外戚的身份,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,潘岳、杜斌等人都依附他。贾谧请求与嵇绍交好,嵇绍拒绝不理。等到贾谧被诛杀,因为嵇绍不亲附恶人,受封弋阳子,又升为散骑常侍,兼任国子博士。


永康元年(300),太尉陈准去世,太常奏请加给谥号,嵇绍反驳说:"谥号是用来流传后世、永不磨灭的的,大德之人应当授予大名,微德之人就应授予微名,'文、武'这些谥号,显扬死者的功德,'灵、厉'这些谥号,标志着死者的糊涂昏昧。由于近来掌礼治之官怀抱私情,谥法便不依据原则。加给陈准的谥号过誉,应该加谥号为''"此事虽然没有听从嵇绍的意见,但是朝臣都甚为惧怕他。


永康二年(301),赵王司马伦篡位,以嵇绍为侍中。同年,晋惠帝重新继位,嵇绍仍然任侍中。当时,众人建议追复已遇害的张华的官爵,嵇绍认为张华不能坚持正道,认为不应该追复他的官爵。又上疏希望惠帝及当权者吸取教训。


正直以谏

永宁二年(302),齐王司马冏在辅政后,大肆建造自己的宅第,骄纵日益加深,嵇绍为此劝谏司马冏司马冏虽然谦逊恭顺的回报嵇绍,但就是不能听从他的意见。


一次,司马冏与董艾等人中宫中闲聊,畅谈国家大事。嵇绍穿着朝服求见,董艾就对司马冏:"嵇侍中善丝竹,您可以让他弹琴。"司马冏也正有此意,就命人抬琴进来请嵇绍演奏。嵇绍不愿意,司马冏就说:"今天大家都挺高兴,您又何必如此扫兴呢?"嵇绍庄重是回答:"您匡复社稷,更应讲究礼仪,端正秩序。我今天穿着整整齐的礼服前来见您,您怎能让我做些乐工的事呢?如果,我身着便服,参回私人宴会,那倒不敢推辞了。"司马冏和董艾等人听了此话后,都很惭愧。


不久,因公事被免职,司马冏以其为左司马。没几天,司马冏被长沙王司马乂诛杀。之前,在双方交兵时,嵇绍前往宫中,有人持弩在东阁守卫,看到嵇绍,要拿箭射他,正好有一位殿中统兵的将领萧隆,看到嵇绍姿貌不凡,怀疑他不是一般人,于是上前夺下箭,嵇绍才得以幸免。于是返回在荥阳的旧宅。


太安二年(303),嵇绍被征召为御史中丞,未拜受,又任侍中。河间王司马颙、成都王司马颖起兵直驱京都,借以讨伐司马乂,惠帝的车驾驻扎城东。司马乂向属众说:"今日西征,希望谁作都督呢?"军中将士都说:"希望嵇侍中尽力在前面引导,我们虽死犹生。"于是以嵇绍为使持节、平西将军。


永兴元年(304)司马乂被俘,嵇绍重任侍中。公王以下的官员都到邺城向司马颖谢罪,嵇绍等人均被罢官,免为平民。


嵇侍中血

不久朝廷北征,重征嵇绍为侍中,恢复了他的爵位。嵇绍因天子流亡在外,接奉诏书驰往行驾住处。恰逢朝廷的军队在荡阴战败,晋惠帝脸部受伤,中三箭,百官及侍卫人员都纷纷溃逃,只有嵇绍庄重地端正冠带,挺身保卫天子,司马颖的军士把嵇绍按在马车前的直木上。晋惠帝说:"这是忠臣,不要杀他!"军士回答道:"奉皇太弟(司马颖)的命令,只是不伤害陛下一人而已!"于是杀害嵇绍,血溅到惠帝的衣服上,惠帝为他的死哀痛悲叹。等到战事平息,侍从要浣洗御衣,晋惠帝说:"这是嵇侍中的血,不要洗去。"


死后哀荣

等到张方逼迫惠帝迁往长安时,河间王司马颙上表请求赠嵇绍司空,进爵为弋阳公。正值惠帝还洛阳,于是此事未行。


光熙元年(306),东海王司马越出屯许,路经荥阳,经过嵇绍墓时,哭得非常悲伤,为其刊石立碑,又上表请赠官爵。怀帝于是遣使赠嵇绍侍中、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,进爵为弋阳侯,赐一顷墓田,以十户人家守护,以少牢礼仪祭祀。


永嘉六年(312)晋元帝司马睿为左丞相,秉承旨意,认为嵇绍死节之事重大,但赠礼没有表彰他的功勋,于是表赠太尉,以太牢礼仪祭祀。


太兴元年(318)司马睿即皇帝位,赐嵇绍谥号忠穆,再次以太牢礼祭祀。